*ST工新25个跌停背后的惨案:机构股东亏损六成离场

时间:2019年06月10日 16:44:20 中财网
  6月10日,财联社记者独家获悉,*ST工新曾经的第9大流通股东——天津聚益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天津聚益”)清仓股票后,大幅亏损近六成,这也引起了天津聚益合伙人内部出现严重矛盾。

  资料显示,*ST工新2018年3月停牌,2018年8月复牌后连续25个跌停。

  而天津聚益即在*ST工新复牌后开始的清仓。但其“割肉”的操作节点引来争议,天津聚益基金有限合伙人(下称“LP”)指责普通合伙人(下称“GP”)和财务顾问未按之前承诺的在2017年底减持完毕,要求财务顾问安信乾宏弥补投资人按照工大高新股票解禁后(2017年10月13日)到2017年底的平均价预估的减持金额与实际减持金额的差值。

  *ST工新25跌停:机构7年大亏近六成
  根据天眼查显示,天津聚益基金于2010年12月13日成立,主营业务为“对未上市企业的投资、对已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投资以及相关咨询服务”。

  天津聚益基金产品发行开始日为2010年12月27日,发行结束日为2011年1月12日。

  一位天津聚益LP提供给财联社记者的材料显示,2011年1月4日,账户被扣除500万元资金,交易申请提交至基金公司,2011年1月12日认购成功并获基金公司确认,“我们都是招行的高净值客户,买过不少基金产品,知道这个产品也是招行推销的,当时招行理财经理说机会难得,安信证券直投公司安信乾宏做财务顾问,产品很紧俏。我还特意从外地跑回网点约份额,都是线下认购,当时签的是合伙协议,认购是由招商银行代扣的,一共有49个LP,有的投的金额比较大。”

  记者获得的这份合伙协议显示,该有限合伙的LP最低认缴出资额为500万元(以100万元为单位向上累加),唯一普通合伙人GP为上海聚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聚益”),认缴出资额不少于500万元,并以管理有限合伙事务、负责合伙事务执行并指定安信乾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安信乾宏”)为唯一财务顾问的方式参与有限合伙,资金保管机构为招商银行。

  根据天津聚益2016年度经营情况报告和2017年上半年经营情况报告显示,安信乾宏共向天津聚益推荐并成功完成6笔股权投资项目,累计投资金额2.14亿元左右,其中两个项目已经回购退出,报告期内还剩汉柏科技等4个项目,总投资金额1.76亿元。

  而在汉柏科技项目上,天津聚益损失惨重。

  根据公开资料,2012年1月19日,天津聚益完成对汉柏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汉柏科技”)的投资,投资金额为4000万元,占增资后总注册资本比例为1.95%,2012年7月天津聚益持股比例变为1.89%;2016年10月,上市公司*ST工新完成发行股份购买汉柏科技100%股权重大资产重组完成后,汉柏科技成为*ST工新全资子公司,换股后天津聚益持有*ST工新779.65万股股份。

  截至2018年6月底,天津聚益仍然为*ST工新第9大流通股东,但到了2018年年底已经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2018年3月,*ST工新开始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在复牌前*ST工新爆出多个重大真人电子赌博,2018年8月17日*ST工新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复牌,直接连续25个跌停,股价从2018年3月13日的收盘价9.22元/股,降为2018年9月20日的2.56元/股,随后股价又出现下跌,最低时股价只有10月19日的收盘价1.67元/股。

  而也正是在股价大跌期间,天津聚益选择了清仓。

  根据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天津聚益在2018年8月17日*ST工新复牌至2018年10月15日期间,减持*ST工新389.82万股,减持金额960.1万元,成交均价2.47元/股,2018年10月16日至10月24日期间,减持所持*ST工新剩余股票合计389.83万股,合计减持金额699.67万元。

  上述LP告诉财联社记者:“这个项目天津聚益一共投资了4000万元,得到*ST工新779.653万股,成本是5.13元/股,但我算下来,出售工新的平均价格是2.1288元/股,亏损幅度近六成,我们认为这是导致基金整体亏损的重要原因。”

  他表示,这个基金一共投了六家公司,两家回购,两家颗粒无收,其他两家上市的项目中只有一家赚钱,“我当初花500万买的基金,分红后就剩余145.05万元,天津聚益也没有资产了,等于是亏损了145.05万元,亏损占比29%。”

  争议焦点:为何不在2017年底时退出?

  根据私募基金信息显示,天津聚益于2014年12月29日备案,运作状态目前为“延期清盘”。

  在上述经营报告中,按照*ST工新2016年12月30日收盘价13.66元/股计算,天津聚益账面浮盈约6650万元,按照2017年6月9日收盘价11.14元/股计算,天津聚益账面浮盈4685万元。

  根据公告,天津聚益持有*ST工新限售股解禁上市流通日期为2017年10月16日。

  “安信乾宏目前只同意退出600万财务顾问费,条件是所有投资人签字对基金进行注销。但如果他们能在2017年底前减持,平均价格就是11-13元/股,明明能赚5000多万,结果反而亏了2300万。主要还是因为他们违背承诺,没有按时减持。”上述LP表示。

  记者获得的一份3月21日的录音显示,安信乾宏和招商银行相关负责人以及天津聚益的LP进行了电话会议沟通,财务顾问安信乾宏相关负责人表示:“本来在2017年10月份解禁后,我们可以把*ST工新股票从二级市场全部卖出,但实际上当年5月出了减持新规,这样我们在2017年底只能通过二级市场减持一半。而我们安信乾宏对汉柏科技有持续跟踪,我们判断汉柏科技的出货主要是集中在下半年。因此等2017年真人真钱官网出来,应该股价还会有更好的表现。从当时的时间点来判断,不管是从基本面还是技术面,我们觉得可能再持有一段时间实现的收益会更好。”

  安信乾宏对汉柏科技业绩和*ST工新股价的自信也可以从上述经营报告中看出来。

  根据天津聚益2016年度经营情况报告显示,“2017年3月1日,汉柏科技展示了一系列基于人脸识别技术的行业应用解决方案,将重拳出击人脸识别市场”、“目前,工大高新的二级市场挂机,伴随着重组完成、实现盈利并分红、成功摘帽、人脸识别技术展示等一系列动作,已开始步入上升通道,未来预期良好。”

  与此同时,上述2016年经营报告中还有如下表述,“届时财务顾问安信乾宏将制定具体的退出方案,并确保在2017年内完成退出,不影响聚益基金清算。”而在2017年上半年经营情况报告中,天津聚益表示“届时安信乾宏将制定具体退出方案,争取在2017年内开始逐步退出。”

  而多位天津聚益的LP们认为,如果按照承诺来操作,2017年底减持股票,基金是可以保本的,“既然做了承诺,就应该按照承诺来做,如果做不到承诺,那也应该告诉我们,征得我们的同意。但一直以来天津聚益没有开过一次见面会,都是一年一次的电话会,单向读一遍经营报告。”

  2019年4月11日,LP收到一份安信乾宏委托上海市锦天城(深圳)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天津聚益处置工大高新股份事宜之法律意见书》显示:本所律师认为,上述经营情况报告中所陈述的对于工大高新股份的处置安排并不构成对有限合伙人的承诺,不具有单方承诺的法律后果,即使天津聚益未能按照经营情况报告所述内容对工大高新股份进行处理,亦无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财.联.社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