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交易日暴跌32% 10%减持又来了!东晶电子前股东否认内幕交易

时间:2019年06月11日 07:54:33 中财网


  此前,证券时报·e公司刊发《东晶电子疑涉内幕交易多家公司身陷资本局》的报道,指出东晶电子正陷入内幕交易疑云,沙钢股份、朗源股份、东晶电子、丽鹏股份,以及港股上市公司裕兴科技、洪桥集团之间已经形成了一支不可忽视的资本派系。随即,深交所向东晶电子发出问询函,对上述报道提及的情况表示关注,要求公司对相关事项进行自查并作出说明。


  6月10日晚间,东晶电子对深交所问询函进行了回复。在此之前,证券时报·e公司刊发相关报道后的4个交易日,东晶电子累计跌幅达到32.46%。


  吴贤芳确已清仓退出
  证券时报·e公司此前的报道指出,在东晶电子一季报中,吴贤芳尚未出现在前10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而5月10日,吴贤芳已经成为了第9大流通股东,持股378.68万股。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掌握的消息显示,东晶电子6月初的股东名册中已经没有吴贤芳,可能涉嫌内幕交易的情形。

  东晶电子的回复函证实,吴贤芳的确已经清仓退出,但其本人否认内幕交易。

  东晶电子表示,吴贤芳于2018年11月12日前持有公司股份220.02万股,并于2019年3月21日至2019年5月31日期间,合计买入441.08万股,卖出661.1万股;其中,2019年5月31日,吴贤芳将其截至该日的全部持股378.68万股卖出。

  吴贤芳在给东晶电子的《确认函》中表示,投资东晶电子的原因是基于钱建蓉是张家港成功人士,结合东晶电子基本面分析和资本运作的预期,于2018年6月开始购入东晶电子股票。吴贤芳称,其在此次重组6个月前,进行了较为频繁的套利交易,5月31日抛售全部东晶电子股票是基于当日上午盘面波动加大且开始放量成交,经观察盘面并结合各种增加的真人电子赌博消息,作出了保存利润清仓东晶电子的交易决策,不存在突击买入和卖出的情形。

  吴贤芳称,投资及出售东晶电子股票的交易,与东晶电子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不存在任何利用内幕信息违规交易的情形,也不存在泄露内幕信息或者利用内幕信息建议他人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形。

  针对深交所追问的前实际控制人苏思通是否参与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筹划、是否提前获悉此次重组相关信息的问题,东晶电子回复称,苏思通出具《确认函》,确认其“本人未参与公司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筹划,也不存在提前获悉本次重组相关信息的情形。”根据公司《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表》登记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出具的《确认函》,确认“本人未获知苏思通曾参与公司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筹划,也不存在向苏思通泄露公司本次重组相关内幕信息的情形”。

  东晶电子在回复函中表示,经公司自查及相关方的书面确认,公司未发现截至2019年5月10日、5月31日的前十大股东、董监高人员及其他内幕信息知情人存在利用内幕信息突击买入、卖出公司股票的情形。

  对于内幕交易的质疑,东晶电子的回复并不能完全令人信服,需要有更为明确的证据来说明,吴贤芳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主体突击买入并精准卖出?而针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报道的东晶电子背后庞大的资本图谱,公司的回复并不明晰。

  背后资本图谱尚未明了
  证券时报·e公司此前的报道指出,沙钢股份、朗源股份、东晶电子、丽鹏股份,以及港股上市公司裕兴科技、洪桥集团之间已经形成了一支不可忽视的资本派系。深交所要求东晶电子针对报道中提及的关系图谱逐一进行核实,说明公司前十大股东、历任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的其他利益安排。

  2018年4月18日,苏思通与创锐投资、鹰虹投资签署《财产份额转让协议》,约定苏思通将其实际持有的蓝海投控5.28亿元有限合伙财产份额,向创锐投资转让3.57亿元份额,向鹰虹投资转让1.71亿元份额。同时,苏思通将所持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思通卓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思通卓志”)51%的股权以0元价格转让给创锐投资。思通卓志为蓝海投控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上述交易,创锐投资通过上述交易取得了蓝海投控67.53%有限合伙财产份额,并控股了思通卓志。因此,创锐投资的实际控制人钱建蓉成为了东晶电子的实际控制人。

  在这笔交易中,鹰虹投资耗资1.71亿元获得了蓝海投控32.45%的份额。正式易主后,鹰虹投资的袁燕成为东晶电子董事会成员。而创锐投资方面,也仅有茹雯燕一人进入东晶电子董事会。可见,作为二股东的鹰虹投资所具有的话语权,并不比创锐投资低。而鹰虹投资、创锐投资之间除了这次合作之外未见其他直接联系,但二者均与沙钢股份或沙钢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东晶电子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鹰虹投资出具《确认函》,称燕卫民在鹰虹投资中不拥有任何权益,鹰虹投资与鹰悦集团不在同一办公地址办公。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掌握的情况,燕卫民才是鹰虹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在鹰虹投资办公地上海中心大厦57楼,鹰悦集团的logo(一只鹰)正悬其中,二者工商登记电话也曾为同一号码,燕卫民对外也自称鹰虹投资的董事长。实际上,鹰虹投资隶属于鹰虹集团,燕卫民直接持有鹰悦集团99.83%的股权,并担任董事长。

  从中可以看出,东晶电子背后资本派系在掩饰鹰虹投资与燕卫民的真实关系,因为燕卫民是东晶电子连接背后资本派系的重要的节点。在回复函中,东晶电子对证券时报·e公司此前报道的其他内容进行了确认,如2016年12月拉萨睿达为鹰虹投资收购上海数讯30%股权提供贷款2亿元,上海数讯的董事李强、高飞为鹰虹投资提名,李强、高飞为裕兴科技(08005.HK)的执行董事,等等。

  鹰虹投资称与拉萨睿达不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关系,不存在应披露未披露的其他利益安排。这一点相当可疑。拉萨睿达对于东晶电子发送的征询函邮件回复称,拉萨睿达为裕兴科技全资附属公司,所应披露信息以已公开披露的信息为准,其他信息无法提供。

  此外,东晶电子公告,公司创始人李庆跃解除所持2578.33万股对蓝海投控的表决权委托,李庆跃对其名下拥有的公司股份拥有独立自主的处分权、表决权等所有权利,蓝海投控所持有的受托行使表决权相应减少10.59%。自此,东晶电子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当前情况下,李庆跃持股10.59%,蓝海投控持股10.02%。


  李庆跃已经决定清仓退出,其计划在自公告披露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大宗交易方式和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2578.33万股,给出的原因是自身资金需求。

  游资激烈博弈
  证券时报·e公司的报道刊发后,东晶电子6月4日~6月6日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6月10日,东晶电子全天振幅达到18.34%。当天,东晶电子低开2%左右,开盘后快速冲高,最大涨幅达到6.5%。但随后,大手卖单涌现,东晶电子快速下跌翻绿,早盘最大跌幅超过8.5%。午后,东晶电子未见起色,并在14:37一度触及跌停板。至收盘,东晶电子下跌7.32%。


  6月10日交易公开信息显示,有不少知名游资席位在参与博弈。买方前五席位包括华宝证券舟山解放西路营业部、国泰君安顺德大良营业部、华福证券北京方庄路营业部、西藏东财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东兴证券上海肇嘉浜路营业部,买入金额分别为1193万元、1028万元、811万元、689万元、655万元;卖方前五席位为平安证券深圳红岭基金产业园营业部、华泰证券上海普陀区江宁路营业部、华泰证券上海武定路营业部、国泰君安顺德大良营业部、安信证券厦门湖滨路营业部,卖出金额分别为3639万元、2346万元、1206万元、880万元、853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东晶电子连续跌停的3个交易日(6月4日、5日、6日),知名游资席位华泰证券上海武定路营业部累计买入了1535万元,占总成交的9.15%。从6月10日卖出情况推测,华泰证券上海武定路营业部这一番操作未能实现盈利。国泰君安顺德大良营业部亦为知名游资席位,其曾在6月4日、5日、6日累计卖出1022万元,6月10日继续卖出880万元,同时买入1028万元,短线炒作风格明显。

  此外,平安证券深圳红岭基金产业园营业部、安信证券厦门湖滨路营业部曾在东晶电子5月31日“炸板”之时大举买入5484万元、2368万元,二者6月10日均选择了割肉,分别卖出3639万元、853万元,大概率严重亏损。(e公司官微)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葡葡 2019/8/21 18:3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