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雷事件”:NBA犯了哪几个低级错误

时间:2019年10月09日 15:07:42 中财网
  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发表涉港言论事件,正持续发酵。

  在莫雷“触雷”后的不到48小时内,多家中国企业、机构先后宣布暂停或终止与火箭队合作,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也就此事和火箭方面“严正交涉”。

  而随后NBA方面的应对,尤其是NBA总裁肖华的言论,又如同“炸雷”,引发了更大的危机。

  中国市场的反应迅速从“别了火箭”扩散至“别了NBA”,NBA中国赛和其他活动的筹备遭到众多中国商家、合作机构、应邀参与嘉宾和普通球迷的抵制。

  四十年大盘点
  NBA跟中国市场的关系,最早可追溯至40年前。

  作为中美关系正常化见证,NBA华盛顿子弹队(现奇才队)于1979年成为首支访华的NBA球队,1987年中国首次现场直播NBA全明星赛。

  但这些在当时都被纳入“两国民间交流”范畴,既不是纯职业体育交往,更谈不上多少商机。两年后时任NBA总裁斯特恩拿着一卷录像带,亲自拜访CCTV,达成了与中国电视机构真正的直播/推广协议。

  1986年,山东球员宋涛成为首个被NBA选秀选中的中国球员,却因一场意外伤病未能成行。1999年,王治郅被NBA达拉斯小牛(现独行侠)队以第二轮第36排名选中,2001年成为首位正式加盟NBA的中国球员。这令NBA在中国的影响力大幅提升。

  2002年,姚明成为第一个中国籍NBA状元秀,并在随后近10年里取得了亚洲球员迄今在NBA最杰出的成绩,令NBA和中国、火箭和中国间商机、渊源得到突破性发展。

  作为NBA第二大海外市场,仅上一个赛季通过某平台观看NBA赛事直播和视频节目的中国观众,就达4.9亿人次,是2014/15赛季近3倍。

  有业内人士统计,中国每年为NBA创造净利润1.5亿-2亿美元,约占NBA总收入比10%。如果算上边际效用,则更难以估量。就在今年7月,有国内平台以5年15亿美元价格续约NBA独家在华数字媒体转播权,而2015年首次签约时仅用了5亿美元。

  有人统计称,如果算上电视、短视频等,NBA在中国市场每年仅转播费就能赚4亿美元之多。

  但NBA在中国市场的深耕,这次无疑遇了挫。

  越做越错的误区
  此事牵涉到很多议题,包括言论的禁忌与自由、社会心态等。这些支撑了事件的舆情走向。

  而单从声明角度看,有些事就偏了。

  拿肖华10月7日的第一份声明来说,这与其说是给中国球迷的,毋宁说是给“美国观众”看的。“中文一套、英文一套”的“阴阳声明”,也是希望左右逢源的煞费苦心对策。

  然而这一切正应了四个字:越做越错。

  第一个“越做越错”的是莫雷本人:其5日的推文对中国球迷而言已犯下关键性错误,7日的“一个观点”解读则不啻火上浇油——正如有球迷所质问的,“你观了多少就‘观点’?”

  第二个则是火箭方面。如果说,“对中国球迷表示遗憾”是应有举措但意犹未尽,“对莫雷个人言论不便干预”是令中国人不快但无可奈何的“大实话”,那“莫雷优秀”、“相处融洽”的“秀恩爱”,放在对中国市场危机公关的“大题目”下,就显得格外刺眼。

  第三个也是最大的一个,在NBA官方和肖华:“阴阳声明”颇显鸡贼,到头来也会是两头不讨好。

  “既支持莫雷,也支持蔡崇信表达自由”的说法,看似八面玲珑,实则不折不扣的废话,此时此刻只能起到火上浇油的作用。

  很显然,从莫雷到肖华都犯了一系列的错:中国球迷和绝大多数合作机构最初需要的或许是“尊重中国主权”的官宣说法——廓清了这点,问题性质恐怕会降级许多。

  但他们并未等到。

  或许在美国社会文化的语境中,NBA和火箭队直接因“莫雷事件”处罚莫雷,是挺为难的事。

  但在关键性关切——主权尊重上,他们避而不谈,只会让问题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到头来,NBA上上下下选择了“越做越错”的做法,自己亲手种下稗子,就注定只能收获野草。

  NBA或许在中美“两个球市”之间有所偏倚,所以会在紧急危机公关时优先偏向一方,却忽略另一方的感受——另一方由此作出实质性反应,也就成了必然。

  公平地说,此次事件的确会令NBA的前景受到重创,但未必会致命,毕竟NBA在和中国“第一次接触”前就存活了几十年。

  此次事件也会对中国篮球发展构成些许麻烦,但同样不会致命,因为NBA是篮球,但篮球不仅仅是NBA。

  该反思者当反思。

  而对那些粉转黑的中国火箭球迷而言,这样从痴心到伤心、“移情”一以贯之的情感,或许并不值得。

  陶短房(专栏作家)
  .新.京.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葡葡 2019/8/21 18:3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