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新闻 > >何建明委员:好的文学作品“是靠脚走出来的
业界新闻

何建明委员:好的文学作品“是靠脚走出来的

时间:2018-02-09 02:05作者:admin打印字号:

  写作容易,写出精品不易。在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中,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是主编们眼中的文学“精品”?

  与朱燕玲的观点相同,在钟红明看来,即使百年老店也会遇到非常强烈的挑战,但是期刊人要有自己的定力。而《收获》则牢牢抓住了当下最火热的“IP”,与“赞赏”IP平台共同开发的写作出版社区“行距”客户端将成为期刊发现优秀作品并形成剧本工程的重要手段,许多项目已经开始进入影视筹划拍摄阶段。“文学是很多样式的样本和灵魂,《收获》利用自己对优秀作品的近距离接触,价值不仅仅局限于刊发在期刊上,而是挖掘到对人类有影响力的杰作。”钟红明说道。

  什么是中国精神?就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文艺作品如何弘扬中国精神?就是要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旗帜,把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作为文艺创作的主旋律,追求真善美,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快递中国》这部作品,记述的是一群浙江农民创业创新的故事,折射的则是与时俱进的浙江精神。这群山里人,最初是靠农民特有的文化和乡情、亲情、友情走上了创业之路;在艰辛创业的十多年中,他们历经千辛万苦、说尽千言万语、走遍千山万水、想尽千方百计,最终以自己的智慧、勤劳、勇敢和坚韧坚持了下来,取得了成功,谱就了中国乃至世界的一个商业传奇。笔者以为,这种乡情、亲情、友情,这种勤劳、勇敢、坚韧,在这些创业者身上所体现出来的与时俱进、永不满足、永无止境的追求和品格,正是对“自强不息、坚忍不拔、勇于创新、讲求实效”、“求真务实、诚信和谐、开放图强”、“干在实处、走在前列、永立潮头”的浙江精神的最好诠释,也是对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最好诠释。《快递中国》以真实的故事、鲜活的语言、生动的表述,让读者深切领略了支撑这群农民创业者寻梦追梦的强大精神力量,这也正是这部作品最具价值的内核所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副主席何建明做客人民网。(人民网记者吴亚雄 摄)

  习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指出: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中国不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读了朱晓军、杨丽萍的长篇报告文学《快递中国》,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当代中国、浙江、杭州的作家,有讲好故事的能力,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他们正以反映时代呼声、展现人民奋斗、振奋民族精神、陶冶高尚情操的优秀作品,践行着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的时代担当。

  今年我提了两个提案,一个是有关“文学、文化如何在公共外交当中发挥作用”;另一个是有关“加强对‘非虚构’作品真实性的把关”。

  作为先锋期刊,《花城》对于作品的包容性更强,除了基本的标准之外,对于文章在写法上的接受度更大。朱燕玲认为,文学作品关注的“现实”可以有更多的拓展。比如,背景不一定是当代,也可以是某个朝代,只要作品反映的内容能够让当代人产生共鸣,关注了一种永恒的东西,也是一种关注。

  《快递中国》这个题材,是作者在深入基层、体验生活中捕捉的。为了把握好这一题材,作者花了三年时间进行采访与创作。从“三通一达”的创始人,到北京、天津、上海、浙江、广东、宁夏、新疆、湖北、甘肃等地网点快递员,作者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采访了近百人,形成了百万字的创作素材,最终浓缩成26万字的报告文学。正是这种深入生活、潜心创作的严谨态度和务实作风,才使这部作品成为当下中国报告文学作品中具有代表性的精品力作。

  《快递中国》是一部反映新时代中国农民创业创新的“群英谱”,作者关注的不仅仅是“三通一达”的创始人,更有诸多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记述的不仅仅是他们创业创新的传奇故事,更注重对人物性格、情感和命运的揭示。在作品中,他们都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爱恨、有梦想、有内心冲突和忧伤的鲜活、真实的人物,“大火废墟上再次堀起的新疆快递人”、“风雪夜遭遇车祸断掉肋骨也要将散落在路上的快件拾回来”、“特别快递,山里的母亲的两罐蜂蜜”等情感细节,感人肺腑,让人过目难忘。正因为作品表现的主体是农民,记述的是这些农民创业创新的艰苦决绝和心路历程,有许多想象不到的情节和细节,有十分鲜活而极接地气的语言,这部作品才充满了吸引力和感染力,在读者心中引起广泛共鸣,在社会各界受到普遍好评。作品成型后,《北京文学》抢先以头题发表,书稿成为竞品,多家出版社争着出版。作品出版后,《新民晚报》《法制文萃报》《青岛日报》、美国《星岛日报》等5家媒体长篇连载,《小说林》《当代工人》等期刊节选刊登,台湾推出中文繁体字版,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长篇连播及网络传播,豆瓣和京东好评如潮,图书累计发行量已达3万余册。

  在2016中国(武汉)期刊交易博览会上,《收获》副主编钟红明、《十月》副主编宁肯以及《花城》总编辑朱燕玲做客“红沙发”系列访谈,就“文学精品如何打造”的话题与观众进行了交流。

  先谈谈第一个提案。我认为,作为一个大国,中国的外交在世界上备受瞩目,通过一些普通的外交事务,很难实现国与国之间的相互沟通;然而,通过文化、文学进行沟通,却非常便捷。重庆幸运农场因为人与人、国与国之间,实际上都存在感情的问题,文学很容易打通这层关系。比如,我们对俄罗斯的感情,实际上很大一部分源自我们对俄罗斯文学的了解。这种由文学所产生的潜移默化的感情,渗透进我们的血脉当中和思想深处,我觉得特别重要。同样的,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来自中国文化、文学的力量,也可以在外交当中可以起到独特的作用。因此,我建议国家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何建明委员:好的文学作品“是靠脚走出来的

  〖主题〗: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孩子如何更好地阅读文学作品暨新作独家揭秘

  “当然,文学是比较特殊的领域,无法通过临时动员的方式来达到一个整体的效果,我们更重要的是提供一种宽松的环境,更自由的环境,让大家能够各自发挥个人所长。”朱燕玲这样认为。

  原标题:百城千群万里书香大咖讲座︱【第43期】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孩子如何更好地阅读文学作品

  为了能够使期刊功能实现转变,从最初比较单纯的展示到真正成为一个交流的平台,《花城》依托花城出版社近些年做了一个多媒体融合平台项目,通过固有的优质资源可以衍生出更多的其他形式的作品。在交流之外,同时更加重视互动的功能,让读者、作者、编者能够实现顺畅的交流对话。朱燕玲说,文学面对着非常嘈杂的市场,业界要有定力,要用比较平和的心态,以一种公益之心来做文学。

  再来详细说说第二个提案吧。这个提案是基于当下文学存在的问题所提出的,它关注的是近几年国内新出现的一种文学体裁——“非虚构”。实际上,“非虚构”在我国不是一个新鲜的东西,它就是报告文学和纪实文学,比如上世纪30年代夏衍的《包身工》,上世纪50年代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等,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报告文学、纪实文学和新闻的要求是一样的,要严格地审查、核实后才可以发表。但是这几年来,有些人为了回避审查制度,引进了西方文学界的“非虚构”概念。所以,我们必须通过立法,加强对“非虚构”类文学作品的真实性的审查。“非虚构”必须是客观真实的,有人认为主观的“真实”,或者是主观的“非虚构”就可以了,这是不对的。我认为,除了文学手法以外,其他内容都必须是客观性的。

  我们强调,作家要扎下身子深入生活,而身处第一线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对纪实文学作家、报告文学作家来说非常重要,对“非虚构”作家而言也同样重要。法国著名作家左拉为了写《铁路工人》,趴在拉煤的火车上待了15天;《人间喜剧》的作者巴尔扎克为了生动刻画作品当中的人物形象,进行了长期的生活体验;李白、杜甫写了那么多精彩的作品,都是靠脚走出来的,他们对生活的感受成就了他们的经典作品。我觉得今天的作家,不存在知识、技巧方面的问题,而是对现实生活的理解不够。作家一定要和人民群众紧密联系在一起,去深入他们的生活,尤其是要了解和深入他们的情感生活。要尽可能地让我们的心和身子都扎下去,落到地上,才有可能取得丰富的第一手材料。

何建明委员:好的文学作品“是靠脚走出来的

  该片大部分为黑白影像,考究的光影配比,肆意流畅的长镜头,将一段旧时光勾勒得新鲜而耐人寻味。郑大圣表示,“黑白电影不是肉眼看到的五色斑斓的世界,但是有一种纯粹感,黑白影像天生更有语言感,在精神气质上或许会更接近贾大山的小说特质。”

  总之, 《快递中国》很好地回答了中国故事“讲什么、怎么讲”的问题,是一部集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于一体的好作品,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好作品,是一部讲述中国故事的好作品,我为之鼓与呼。

  初夏的凉风习习,从2016年五月歌会合唱比赛现场传来师生们一曲曲或悠扬或激昂的歌声,回顾着峥嵘岁月,畅想着美好未来。

何建明委员:好的文学作品“是靠脚走出来的

何建明委员:好的文学作品“是靠脚走出来的

  今年父亲节,人民网文化频道力邀多位文艺“男神”倾情献“声”,送上一声声祝福,带来一首首诗篇。在平平仄仄的岁月里,找寻峰回路转的光阴故事。

  “影片主要改编自贾大山的五个短篇小说,尤其是《花生》《村戏》这两篇。影片能在贾大山的家乡做特别的放映,感到非常荣幸。”该片导演郑大圣说起拍摄这部影片的缘由时表示,三年前读到《贾大山小说精品集》,感到非常有生活气息、有使命感。“贾大山的文字非常凝练、简洁,重庆幸运农场改编成电影也是最难的一种,但感佩于小说作者对人民真实生命的深切关照和描写,我们尝试着把这么高级的文字作影像化的表现。”郑大圣补充道,好的电影大都来自好的文学,这是电影史上的基本规律。然而越高端、越干净的文字越难直接翻译成影像。所以只能精读、细读,在这个过程中去揣摩,去做剧本的改编。这部作品经过一年半的改编和一年半的摄制,目前正在做公映计划。

上一篇:讲述中国故事的好作品——评长篇报告文学《快递中国
下一篇:寻龙诀》票房不俗!还有哪些好的文学作品被拍成电影?